您的位置:

首页 >> 新闻中心


曹县,一个中国县城的崛起

[ 来源: | 作者:admin | 发布时间:2021-06-04 | 浏览:8次 ]

曹县,一个中国县城的崛起

山东菏泽曹县不定期就在互联网上大火,最近更是顶到了风头。起因是一个网络主播哗众取宠的简短口号,随后事情持续发酵,引起互联网上的玩梗狂欢。

“带火”曹县的男人

“中国不能没有曹县,就像西方不能没有耶路撒冷!”,“我们要正视差距,毕竟纽约最近几年还是追赶不上曹县的”……等等,关于曹县的调侃声不绝入耳。

宇宙中心—曹县

在网络热梗的背后,人们通过这一文化现象,知道了这个位于鲁西南的普通县城,也扒出了这座县城的独特故事。

找到曹县

那个在鲁西南西南一隅的传奇般的县城▼

北上广曹

一直以来,山东菏泽对于外界并不太出名。

关注文化领域的人们,对于菏泽的了解,莫过于不定期爆发的“菏泽与洛阳,谁的牡丹最正宗”争论大战。

洛阳的牡丹花会名声在外

菏泽的品种培育技术更胜

谁的牡丹甲天下?难分高下

关注经济领域的人们,则是知道位于鲁西南的菏泽是山东的欠发达地区。的确,从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发展来看,在山东省,菏泽的确是相对落后的。

胶东如青岛、烟台有着海港之便,是山东省经济的第一梯队;中部山区,是山东省第二产业聚集地、核心工业带,有优良的产业基础;鲁西北的发展水平和鲁西南属于难兄难弟,但位于环渤海经济区,经济结构相对多元,是全国重要的产粮基地和商品棉基地,也有可开发的油气资源,从生产力到发展潜力都高于“黄泛区”的鲁西南。

我们熟知的江浙沪皖的北部

即苏北和皖北,其实和鲁西南共同组成了“中间地带”

在历史上都曾是黄泛区,距离淮河很近

而曹县在菏泽的西南,是鲁西南中的西南▼

2020年,菏泽人均GDP为山东全省的倒数第二,仅高于同位于鲁西的聊城,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至于菏泽下辖的曹县(古曹州),除了与主城区曹州府治(牡丹区)在历史上有一些渊源关系,基本更是默默无闻,其人均GDP仅排名菏泽市第六位。

虽然人均GDP不是那么显眼

乡镇景象也和别的地没啥差别

但年年攀升的GDP总量还是显出了曹县的独特性

中国每一个县都号称自己历史文化悠久、人杰地灵,曹县也不例外。例如在东亚文明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传奇人物——箕子朝鲜第一代君主箕子,他的陵墓分散于世界各地,其中一处也位于山东菏泽曹县。2005年6月,韩国驻华大使还曾经来到这里凭吊这位“先祖”。

今天的曹县,位于山东和河南交界地区的大平原上,但离中国东部经济核心区腹地并不远。区位适中,土地平整,也走出了自己独特的道路。

宁要曹县一张床,不要浦东一套房

2020年,阿里研究院发布《淘宝村百强县名单》。上榜县级行政区可以说都是抓住了互联网风口,这类蓬勃发展的新兴经济体吸引了大众的目光。很多人都在猜测,谁会是下一个义乌。

这份名单里,大抵没有超过各方的预测。信息显示,淘宝村百强县广泛分布于11个省,基本都是中国东部传统上的经济发达地区,河南、湖北也都是中部经济发展强省,对于投机者来说,没什么新意。

仅次于电子商务龙头浙江的是山东省和广东省

领先于众多中北部的省份▼

但也有出人意料的方面,比如菏泽市2区7县全部入选,打破了人们对这一地区的长期刻板印象。看似保守的鲁西南人民们,居然这么擅长玩互联网经济?

菏泽市为“淘宝村百强县”最多的地级市

共9个(2区7县)

领先于长期名声在外的温州金华等地▼

如果我们看到这份名单,还会注意到,百强县的第二名就是那个让人熟悉又陌生的名字——曹县。

这个位于鲁豫交界的小县城,凭借着151个淘宝村、17个淘宝镇的数量,夺下了“淘宝村百强县”名单的亚军!

曹县的优秀表现让人在赞叹之余不禁发出疑问,他们是怎么做到的?

其实原因也很简单,它成为了某些产业当中,最优质的单一商品生产基地。

举个例子,拥有18000多家网店的曹县大集镇,就藏着中国最密集的汉服制作工厂。起初,大集镇是以演出服为镇上的主要外销产品。随着国人越来越重视中国的传统文化,汉服爱好者们逐渐从小圈子走出,成为社会主流文化的组成部分,汉服这个市场越来越大,而且日渐火爆。

曹县梗火了之后,有UP主实地探访大集镇

从布料生产,成衣制作,网店销售再到快递分布

产业链非常成熟,当地人居家都可赚到可观收入

当地人民抓住了这个机遇,镇上原有的600多家演出服生产厂,好多开启了生产日常穿着的汉服的生产线。

最开始,曹县的汉服被视为山寨货。而在汉服圈子的发展中,“穿山”慢慢被汉服爱好者视为是一种恶劣的行径,曹县汉服发展受阻。

汉服热兴起后,市场规模不断做大

曹县凭借着纺织业底子迅速入局

为了不放弃这块蛋糕,曹县的汉服生产厂开始品牌化路线,发展原创产品。他们发掘自己队伍中有才华的裁缝、设计师,同时也与外面的设计师合作,研究各个朝代汉服的形制要求,在配色、刺绣图案乃至生产工艺方面力求精细、创新。

最终,曹县的汉服帝国逐渐形成。曹县拥有汉服产业链商家2000多家,消费者每买3件原创汉服,就有一件来自于曹县。

汉服商家常用有古风意境的词为款式命名

体现其独一无二,并防止山寨

但搜索曹县的话,大多还是演出服商家出售的一些款式

曹县要摆脱山寨做品牌原创的路还很长

棺二代

县里的汉服工厂加班加点的同时,曹县另一个产业也在如火如荼加紧生产。相比于原创汉服只挤占了国内三分之一的市场,曹县可是几乎垄断了一个发达国家的相关产业。

日本90%的火化用棺材都来自于中国曹县,可以说,几乎每一个日本人都是曹县人亲手送走的!

日本一般只有家族墓,无个人墓

家族中每一位逝者的骨灰都放置于此

略显拥挤的墓碑密度或是因国土面积的限制

曹县棺材产业的火爆,仰赖于一种常见树种。这种树的名字叫泡桐,最早是原产中国,随后传入了全世界。而豫东鲁西平原之上,长着大量的泡桐。

泡桐是一种速生树木,幼年期生长极快,两三年就能粗如手臂。在中国农村老一辈人往往有着这样的共识,树木如果长得快,那木头就不堪大用。往往密度低、强度弱,简单来说,就是太脆了。很难用它来打家具,只能烧火。

泡桐不仅长得快,重量也很轻,

在运输上也有很大的优势

说来也巧,日本的丧葬习俗就是,人要连着棺材一起火化。生长快、材质轻便、不易受潮的泡桐正好适合被打造成这样的棺材。于是,一道奇妙的产业链就这样诞生了。

日本99.9%的尸体都是要火化的

也大都要遵循传统的火葬习俗

由于原材料成本偏高、本土相关行业竞争程度低等原因。日本本土生产的棺材价格非常高,是日本中下层民众消费不起的水平。而在价格方面,曹县的棺材则相当有优势。

为此,不少从事木艺、寿材的曹县人开始瞄准日本市场,积极学习日本文化(主要是丧葬文化),以及让自己的孩子学习日语。这都是为了方便制作出精美的日式和风棺材,让东洋亡者的最后一程走得体面。

日本所用的棺材和中国还是有很大区别

了解消费方的文化和喜好,是生产方必要的基础能力

在日本老龄化严重的今天,曹县日式棺材似乎仍有着不小的市场潜力。“经济搞上去,人口降下来”,这一略显过时的标语,是曹县寿材商对日本人民发自内心的祝愿。

曹县的生意啊,还长着呢

曹县火了之后,这些经济产业也走到了大众视野的面前,人们发现现实比网络上的梗更加具有喜剧色彩。不过不知道,笑过之后,那些背井离乡的游子们有没有心里面生出一丝丝异样的感觉。

打工人想不想家

看看逢年过节就崩溃的12306可略知一二

在中国各地,都面临着这样一个现象。农村在逐渐消失,小镇慢慢没落,县城失去生气。很多偏远地区地级市以下的行政单位都见不到什么年轻人。而曹县则吸引了大批年轻人甚至外地人来务工、创业,其中不乏高学历高素质的人才。

偏远地区一般都没有什么能营生的产业

年轻人的背井离乡又何尝不是一种被强迫

很多县城的财政状况都是入不敷出的,也许还欠着外债。像曹县这样有能造血的自主产业、有竞争力强的品牌、有能养活大批产业工人的工厂,就已经很优秀了。起码曹县的年轻人能在留在家乡挣钱和外出务工之间做个选择。

而中国内陆大多数小镇青年,只能在“事少离家远”和“钱多离家远”两个选项之间徘徊。就像风筝一样,与家乡的联系只有一根细细的亲情线,什么时候这根线断了,风筝也就飞远了。